中新网6月16日电 据最高人民检察院网站消息,日前,经浙江省人民检察院指定管辖,浙江省杭州市人民检察院决定,依法对浙江省科学技术协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世权(副厅级)涉嫌受贿犯罪立案侦查并采取强制措施。案件侦查工作正在进行中。  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3月发布消息,浙江省科协党组副书记、副主席陈世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原标题:浙江省科协原副主席陈世权涉嫌受贿罪被立案侦查)编辑:

信息时报讯 中国共产党党员,中共广州市委宣传部原副部长、市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原副主任、广州日报原社长(市正局级)、退休干部张德安同志因病于2015年6月11日下午3时35分逝世,享年68岁。    张德安同志遗体告别仪式定于2015年6月16日(星期二)下午3时,在广州殡仪馆(天河区燕岭路418号银河园)白云厅举行。编辑:

法院院长、庭长不得干预个案实体审判;不得就案件实体处理直接否定、或者变相干预合议庭审理案件;行使监督权必须全程书面留痕……记者昨日从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获悉,该院近日下发《广东省健全审判权运行机制完善审判责任制改革试点方案》(简称试点方案),深圳、佛山、茂名、汕头法院作为本轮司法体制改革首批试点法院,实行院长、庭长“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度。这也是我国首家省级法院在全省试点法院推行该制度。   广东省某基层法院一名资深法官告诉新京报记者,按照以往惯例,法官审理案件会报庭长、副庭长审批,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还会直接报主管副院长审批。“这样做的初衷是年轻的法官的案件审判经验不足,很可能造成对案件把握不准确,案件出现瑕疵”。  “这种做法的缺点也很明显”,该法官坦言,案件审批制易造成院长、庭长权力过于集中,如果操守有问题,很可能形成案件“一言堂”,甚至出现错案。此外,如果出现错案,由于是领导审批的案件,无法追究责任。  此次广东省推行审判责任制改革,主要目的就是改变这一尴尬现状。在该项改革中,法院将打破以往的院长、庭长审批案件的方式,转变为主审法官负责制,即主审法官带领各自的审判团队对案件进行独立审判,并对案件裁判负全责。    实行主审法官负责制后,法院及院长、庭长又如何行使审判管理权和审判监督权?试点方案对此专门制定了“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权力清单”对法院院长、副院长和庭长行使这两项权力的内容进行明确,“负面清单”则强调,法院集中行使审判管理权和院长、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不得干预个案实体审判。院长、庭长行使审判监督权,必须全程书面留痕。  广东省高院研究室有关负责人称,“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的最大好处是,在实行主审法官负责制后,通过“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可以让院长、庭长了解哪些工作他们可以做,哪些不能做。如根据“权力清单”,院长、庭长对他们认为主审法官把握不准的案件有一定的建议权,促进案件的公正审判,但是建议权并不是决定权,这一方面会促进主审法官对案件有更细致的把握,又不会造成院长、庭长对案件的干预。  如果院长、庭长违反“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如何处理?该负责人告诉新京报记者,院长、庭长违反“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将依据法院的相关规定和纪律惩戒措施来追究责任。  该负责人表示,试点后,广东省高院将根据试点情况对“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制度进行细化,并在全省法院推广。   人民大学诉讼制度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副主任程雷认为,本轮司法改革的最终目的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并由此实现案件的公正审判。而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肩负着这个责任,是重中之重。在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中,主审法官负责制改革弱化了院长、庭长对案件的主导权,强化了主审法官的主体责任,这个趋势是正确的。但是,法学界也有一种声音,随着主审法官权力的加强,如何实现对他们的监督,保证案件的质量,也是目前改革中的一大难题。  程雷称,从广东的做法看,设立院长、庭长“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院长和庭长都是法院最资深的法官,有着丰富的审判经验,通过“清单”他们可以对案件进行监督,但这种监督不是决定性的监督,只是建议性的监督,这可以让主审法官对于疑难复杂案件有更全面的判断。  同时,在以往行政化管理方式下,院长、庭长拥有对案件决定权,在司法改革后,如何约束院长、庭长的权力,保证权力不被滥用是现实问题。“负面清单”制度实际上院长和庭长一方面保证了主审法官的决定权,又对院长、庭长的权力有效约束。  程雷表示,广东的做法可以在全国的司法改革试点法院中进行推广。不过,广东应该在试点过程中对出现的问题研判后对该制度再细化,保证该制度更有可操作性。    新京报:广东是全国第一个推行院长、庭长“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的省份,初衷是什么?  金军(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研究室主任):广东是本轮司法改革的第一批试点省份,我们认为审判权运行机制改革的重要性,应放在本轮改革的首位。从以往院长、庭长审批案件的管理模式过渡到主审法官负责制,如何保证案件的质量就一个现实问题。制定院长、庭长的“权力清单”和“负面清单”实际上就是基于上述问题考虑的。  新京报:如果按照“权力清单”,就是院长、庭长对案件只有建议权,而不是决定权?  金军:是的。本轮改革的思路就是“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主审法官对案件具有决定权,案件也不再需要院庭长审批。这种改革思路更符合司法规律。但是问题随之而来。我们的主审法官虽然都是具有丰富审案经验的法官,但在遇到重大复杂疑难案件时,有时候也会出现拿不准的问题。这时,在向庭长汇报后,庭长可以召集其他相关领域的主审法官开主审法官联席会议,庭长和其他主审法官可以在会议中对案件提出自己的意见,给该案的主审法官参考,他们只有建议权,最终的决定权还是主审法官自己。这就解决了主审法官可能把握不准的问题。  新京报:这样会不会影响院长、庭长的权力和权威?  金军:这个不会。因为改革后实际上院长和庭长对于案件管理的压力会小一些,他们本身都是资深法官,除了行政事务外,他们会带领各自的审判团队亲自去审案。对于主审法官的案件,他们可以进行指导,但是决定权还是在主审法官那里。  新京报:如果遇到院长、庭长私下干预案件的情况如何处理?  金军:制度设计时,我们已经考虑到这个问题。“负面清单”已经对这方面明确提出,院长、庭长不得干预主审法官的案件审理,如果行使监督权,必须全程书面留痕。如果院长、庭长有私下干预案件的行为,主审法官可以不予理会,因为案件的责任人是主审法官,一旦有私下勾兑的行为导致案件判错了,主审法官要负全责。另外,发现院长、庭长违规干预案件,一经查实,也会被严肃追责。    审判管理权  院长:领导全院的整体审判管理工作,协调有关管理事项。  主管副院长:依照法律规定的权限和院长授权对案件审理中的回避、保全等程序性事项作出决定;根据院长授权主持审判委员会会议。  庭长:调整极个别重大复杂疑难案件的承办法官和合议庭;处理独任庭、合议庭审判活动中的有关程序性事项;召集并主持主审法官联席会议;中级以上法院的庭长负责组织本厅专业领域内的对下业务调研指导,统一裁判标准制度建设。    院长:对特别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行使案中监督权。  主管副院长:对庭长报来审阅的案件,认为不必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提出书面参考意见,建议合议庭复议一次;合议庭复议一次仍不能形成决议或者仍持不同意见的,根据院长授权决定是否提请审判委员会讨论;对主管审判庭审理的重大督办案件进行效率督促。  庭长:对合议庭报来的案件进行审阅,可以提出书面参考意见,建议合议庭复议一次,认为有必要的,可以通过召集主审法官联席会议等形式进行讨论,讨论意见供合议庭参考;对经主审法官联席会议等讨论后,合议庭复议一次仍不能形成决议或者仍持不同意见的案件,报主管副院长审阅;对本庭法官承办个案的办案效率进行督促;对裁判文书上网进行审核把关,或者授权审判长审核把关。   ●各级法院可明确专门工作人员协助院长、庭长处理行政事务,要防止行政管理权与审判管理权相混淆,妨碍审判权的运行;法院集中行使审判管理权和院长、庭长行使审判管理权,不得干预个案实体审判。  ●院长、庭长不得对规定以外的个案进行监督、过问;院长、庭长通过建议合议庭复议和提交审判委员会、主审法官联席会议讨论等方式,对规定范围内的审判事项进行监督,不得就案件实体处理直接否定或者变相干预合议庭审理案件;院长、庭长行使监督权,必须全程书面留痕。  本报采写/新京报记者 邢世伟 广东报道(原标题:法院领导“过问”案件 须书面留痕)编辑:

#东方之星沉船事故#【超1000辆车系上黄丝带】从昨天开始,湖北监利一些出租车、私家车,还有营运客车系上黄丝带,免费接送沉船事件中的乘客家属以及工作人员。截至今天中午12点,总共超过1000辆车系上了黄丝带。一方有难,八方支援!谢谢这些好心的司机!(央视记者张红清) 编辑:

【习近平:“我听懂了,贵州发展大数据确实有道理”】近年来,贵州省抢抓机遇,利用当地生态环境好、气候凉爽等优势发展大数据产业,取得一定成效。17日上午,总书记来到贵阳市大数据广场,走进大数据应用展示中心,听取贵州大数据产业发展、规划和实际应用情况介绍。  【背景:贵州大数据产业】2014年以来,贵州省大力发展大数据产业,创建了国家级大数据产业发展集聚区,大力发展数据中心,远期目标为200万台服务器。还成立了大数据交易所,建设全域公共免费WiFi城市。而作为大数据产业的重要载体,大数据广场汇集了51支创客团队、360多家大数据及关联企业。  【习近平走进数据机房察看】三大运营商的数据中心是贵州大数据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习近平来到中国电信云计算贵州信息园,在运维监控中心观看“互联网+”基础能力建设和“教育云”等实际应用的演示,还走进数据机房。企业负责人介绍,这是第四代数据机房,实现了国产化、模块化。  【背景:中国电信云计算贵州信息园】是中国电信集团两大云计算数据中心之一。项目总投资70亿元,总建筑面积34万平方米,包含29座数据楼、5万机架、80万台服务器,建成后将成为国家级数据中心和国家级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示范基地。现阶段实施项目建筑面积约5万平方米。编辑:

分类:情感

时间:2016-09-14 02:07: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