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茶的外包装,打开后是和奶茶一样的白色粉末,用水冲泡后还散发出奶茶的香味。不过,这可不是奶茶,而是毒品。近日,南京江宁警方抓获一对贩毒父子,他们贩卖的便是这种名为“奶茶”的新型毒品。在抓捕行动中,警方当场缴获16公斤“奶茶”。面对民警,这名贩毒的父亲交代了一切,想以此“求死”,并表示希望用自己的“死”来唤醒儿子,让他能改过自新。通讯员 江公宣 实习生 王煜 现代快报记者 陶维洲  儿子出狱又想贩毒  老闫是南京人,今年55岁了。家里开了间棋牌室,日子倒也过得不坏。可老闫25岁的儿子小闫,一直不学好,有多次犯罪前科,此前参与贩毒还被判了刑。  去年初,小闫出狱了。老闫希望他改过自新,便帮他找了份工作,给一名姓丁的街坊当司机。这个“丁老板”自己有一家农庄,还跟人合资开了个洗碗厂,平时出入都是宝马车,很是威风。眼见小闫对自己的生活很羡慕,“丁老板”不失时机地向他介绍起了更大的“生意”——贩毒。小闫回家后,便跟父亲商量,当时老闫一口拒绝,还教训了儿子一顿,“你不能再走这条老路了!”  但到了去年7月,老闫的态度却来了个180度大反转。原来,老闫自己开着棋牌室,难免也会赌几把,结果输了不少钱。再加上他儿子要结婚,同样需要钱,所以心思便活泛起来。在老闫的棋牌室内,不时有人兜售小包的毒品,收入颇丰。老闫看在眼里,想想与其让别人发财,不如自己干。  于是,老闫找到儿子,让他找“丁老板”牵头拿毒品。不过,老闫和儿子有言在先,小闫只负责与上家联络,而出货等抛头露面的事都由老闫出马。  父子俩通过“丁老板”认识了河南人“翔哥”,在汇出相关款项后,他们便收到了通过快递寄来的一包包“奶茶”。  这是一种新型毒品,“翔哥”告诉老闫父子,这种外包装和奶茶一模一样,里面的粉末只要用水冲泡饮用即可。一小包进价260元,可供四五人享用。而且,由于这种“奶茶”的包装、口感都和真正的奶茶一样,所以无论运输还是销售,隐蔽性更强。  老闫收到“奶茶”后,泡开尝了几口,果然和奶茶的口感无异,而且喝过后晕晕乎乎的,挺舒服。于是,老闫开始在自己的棋牌室兜售,并让一些“瘾君子”介绍更多客户。自从贩卖这种新型毒品后,老闫的腰包鼓了起来。而当他得到“客户”反馈,称“奶茶”喝了以后胃不舒服后,又和“翔哥”联系,得知还有一种以红茶“金骏眉”命名的新型毒品,对胃的刺激小,但价格比“奶茶”稍贵些。老闫进过来试用了一下,果然不错,于是开始大量进货。  闫氏父子生意越做越大,老闫很快得知,其实“翔哥”也不过是贩毒网络中的一个中间人。为了绕过中间人拿到更便宜的货,去年年底,闫氏父子频频前往广东与上家碰面。  其实,通过一些“瘾君子”,南京江宁警方已经注意到了闫氏父子。今年1月,专案组得到线索,闫氏父子和上家谈妥了一大批货,这批货将辗转河南进入南京。由于公安部开展“百城禁毒专项行动”,风声很紧,河南的接头人不敢再通过快递给闫氏父子发货,而是让他们自行去河南取货。  得到这一重要线索后,警方立即在闫氏父子回宁的路上布控。1月21日下午,满载而归的闫氏父子驾车返回南京,在路边临时停车时,民警立即堵住了他们的去路。  为了安全起见,民警掏出配枪,子弹上膛,对着车内的闫氏父子。闫氏父子还想负隅顽抗,不肯开车门,民警用锤子“砰砰”砸车玻璃,小闫以为是枪声,吓得赶紧打开了车门,束手就擒。  随后,民警在车里和闫家缴获“奶茶”共计16公斤,毒资37万元。经过鉴定,“奶茶”实际上是纯度90%以上的K粉。目前,闫氏父子已被刑事拘留,他们共贩卖了多少毒品,警方仍在进一步调查之中。  一般来说,贩毒嫌疑人为了逃避罪责,往往用沉默对抗审讯。而老闫面对警方,却将自己贩毒的经过和盘托出。昨天,现代快报记者在江宁看守所见到了老闫,他表示,自己这么做全是为了儿子。希望自己交代了这么多罪行,法院能判自己死刑,这样儿子就能通过自己的死而吸取教训,悔过自新。  记者:当时怎么想到贩毒的呢?  老闫:我就想弄点卖卖,维持生活。儿子谈了女朋友,结婚还没钱,卖点“奶茶”给他结婚。  记者:知不知道贩毒是很重的罪?  老闫:当然知道,但为了弄点钱,也没办法了。我儿子不争气啊。  记者:儿子怎么不争气?  老闫:他犯过好多事,自己也玩毒品,总是不成器。当然,我也不好,我也吸毒,上梁不正下梁歪。  记者:现在回想起来,觉得后悔吗?  老闫:后悔啊,最后悔的就是不该把儿子拉进来。我想我全部交代,能不能判我死刑,我死了就能给他留个教训。他以后再干违法的事情,想起爸爸因为贩毒死的,也许就会收手了(说到这里,老闫痛哭流涕)。  快报讯(通讯员 赵小羊 汤来伢 实习生 王煜 记者 陶维洲)在影视剧里,交易中的毒贩时常通过更改交易时间,频繁变换交易地点来逃避警方的抓捕。近日,南京溧水上演了真实一幕。两名涉毒人员在10个小时内足足换了5个交易地点,可最终他们还是被抓了。  1月下旬的一天晚上,一辆面包车趁着夜色在南京溧水的一处出租屋外徘徊。这辆车一会儿开过去,一会又开回来,反反复复好几次。到了夜里11点,面包车突然停在一个僻静的角落,从车上下来一名男子,行为举止有些鬼鬼祟祟。  这名男子姓李,因为贩毒早就被民警盯上。正当李某准备与一名女子交易时,便衣民警悄然合围靠拢,将两人抓获。民警从李某随身携带的挎包内,查获1.8克冰毒。“10个钟头,我换了5个交易地点,已经够警觉了,怎么还是被你们抓了现行。”现场,李某很是惊讶。  原来,警方早就掌握李某有贩毒嫌疑。此前,民警从被抓的“瘾君子”中揪出戒毒后又复吸的女子张某,并通过她盯上了李某。没过多久,警方获知李某准备到溧水发“货”给张某。  李某确实狡猾,在10小时内变更了5个交易地点。民警“陪”着他兜兜转转,始终没让他离开视线。面对突然出现在眼前的民警,自以为行事很谨慎的李某着实吃了一惊,表示“认栽了”!  目前,李某因涉嫌贩卖毒品罪已被溧水警方逮捕。

中新网2月16日电 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厅长李文生今日介绍,湖南省检察机关针对衡阳破坏选举案立案侦查65件68人,其中包括5名厅级干部和17名处级干部。  2月16日,最高人民检察院渎职侵权检察厅厅长李文生做客在线访谈,介绍2014年全国检察机关查办渎职侵权犯罪工作的举措和成效,以及2015年的反渎职侵权检察工作规划和部署。  李文生表示,高检院直接立案查办了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玩忽职守案和湖北省政协原副主席陈柏槐滥用职权、受贿案,领办和督办了中央交办和其他部委移送的12件厅局级干部渎职犯罪案件。  李文生强调,特别是2012年湖南衡阳发生的破坏选举案,涉案人员多,涉案金额大,影响特别恶劣,司法处理难度非常大。湖南省检察机关立案侦查65件68人,其中包括5名厅级干部和17名处级干部,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原标题:最高检:衡阳破坏选举案立案侦查68人 含5名厅官)编辑:

中新网乌鲁木齐2月3日电 2月2日下午19时20分左右,一辆新G—55806空油罐车在鄯善县蒲昌路一电焊铺维修时发生闪爆,造成3人死亡,2人受伤,伤者已及时送往医院抢救。事故发生后,吐鲁番地区领导及时赶赴现场,事故调查和善后处理正在进行中。(完)(原标题:新疆鄯善县一空油罐车维修时闪爆致3死2伤)编辑:

北京晨报讯(记者 曹晶瑞) 今年年内,地铁1号线信号系统升级将接近尾声。届时,地铁1号线发车间隔有望从现在的2分零5秒缩短到2分钟,创世界城市轨道最小等量级。  1号线运营载客已44年,其信号系统升级改造工作自2013年上半年已开始,由于所有测试都要在夜间收车后进行,所以每天有效工作时间只有两三个小时。预计今年年内,地铁1号线将全面升级为CBTC(移动闭塞)信号系统,自动化控制水平更高,列车发车间隔也能继续压缩,最小发车间隔有望从2分零5秒缩短到2分钟。不过,受制于1号线的编组方式和折返路线, 2分钟的最小发车间隔几乎达到1号线的极限。  交通部门预算,此次系统升级可以保障1号线在未来20年的稳定安全运营。这是继地铁2号线后,世界上第二条既有线不停运改造后开通CBTC系统。  北京晨报记者了解到,新系统预留了与屏蔽门的接口,待今年1号线开始屏蔽门安装时,信号系统不需要再改造。经过与屏蔽门的接口调试,即可以直接实现与屏蔽门系统的连接使用。(原标题:

张志伟  看到国家卫生计生委(下称“卫计委”)日前下发的关于“金箔入酒”的征求意见函,微博网友们一头雾水。卫计委在发给各有关单位的函中称,经审核,拟批准金箔为食品添加剂新品种,使用范围为白酒。  一石激起千层浪,行业协会、酒业圈对此评论不一。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马勇就公开质疑其必要性;白酒专家铁犁则向《第一财经日报》记者分析称,金箔酒在国内外都不是新鲜事物,国内市场早在上世纪90年代就在推,而这次,国家有关部门应该是在对这个不到1个亿的小众市场进行确认和规范。    意见函介绍了金箔入酒的生产工艺,将纯度为99.99%的纯金以物理方式汽化,使其均匀分散成小分子,再将这些小金分子重新堆栈排列以精准控制分子磊晶堆栈的方式形成食品添加剂金箔。  按照规定,金箔作为食品添加剂的产品仅为白酒,最大使用量为每公斤0.02克。  对金箔酒颇有研究的酒类营销专家杜志国告诉本报记者,即便该种产品和工艺在大陆存在时间已久,但并非首创,而是模仿台湾金门高粱酒的运作模式。  资料显示,金门高粱酒在台湾白酒市场占有率高达80%。1952年9月,酒厂原名为九龙江酒厂,1956年更名为金门酒厂,1998年2月改制为金门酒厂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004年正式进驻大陆,在厦门成立全资子公司金门酒厂(厦门)贸易有限公司。  厦门金门酒厂相关负责人向本报记者称,金门高粱酒金箔酒主要在台湾生产和销售,大陆并没有该产品和业务。“在台湾卖得还不错,消费者主要用来投资和收藏。”  有网友不禁感慨:“还不如直接加金砖或者钻石呢”,“真纳闷,在反腐形势如此严峻的节骨眼上,竟能推行这样一项规定”;还有人发出疑问:如果金箔允许入酒,那么最终受益的是谁?酒企还是黄金公司……  除了这些有意思的评论,大多数普通消费者还是关心食品安全。中国农业大学食品学院营养与食品安全系副教授范志红介绍,从营养学的角度看,目前已确定人体必要的元素有20多种,但肯定不包括金。  另据公开信息,1983年,世界卫生组织食品添加剂法典委员会正式将99.99%自然纯金列入食品添加剂范畴,编为A表第310号。实际上,长期以来,由于黄金的稀有珍贵,食用金箔只在小范围内被认知,而大多数消费者并不知道。  而从国际上看,“食金之风”在日本、东南亚、欧洲一带盛行,金箔大餐、金箔酒、金箔水、金箔糖果、金箔糕点令人眼花缭乱。  有酒业人士介绍,目前的困惑是传统如何与现代对接,如何对消费者的认知进行合理引导,在科技含量和安全担忧中做出取舍,而这都需要国家有关部门监管和规范要跟上。“如果金箔含量不超标,不仅不会对身体健康带来危害,反而会将‘金钱’变为革命的‘本钱’。”上述酒类专家如是称。  铁犁认为,金箔含量如果不超标,按照科学化的标准去操作,对人体是无害的。国际上也有类似产品,国内部分小酒厂也运作了很长一段时间,“现在卫计委发文更多是出于监管规范的考虑,对于酒企追求科学化、差异化营销策略,是一件好事。”    对于金箔入酒的前景,多位酒业人士还是持谨慎态度。  铁犁告诉本报记者,目前国内金箔酒市场规模在1个亿左右,占整个白酒市场的比例不足千分之一。“量很小,放在大的行业来看可以忽略不计,即便此项规定得以执行,对酒企销售额的提升也不会很大。监管部门出于消费者安全的考虑,如今打算对其进行确认。”  白酒专家赵义祥介绍,金箔酒在国内推出这么多年,市场运作效果一直不理想,不管怎么炒作,里面加的都是黄金,喜欢、认可的只是小众。“但是,秦唐金箔酒卖了这么多年,消费者也喝了这么多年,并没有听到有喝出问题的,但也很难发现明显的功效。”  那么,这么富有创意和挑战的产品究竟卖给了谁?  上述酒业人士介绍,部分全球富豪在消费金箔酒,日本、中国台湾,大多如此。厦门金门高粱酒负责人则称,台湾有售的金箔酒,消费者主要用来投资或收藏,因为看中的是增值空间。  此前有报道称,位于南京的中国金箔艺术馆里有一种价值不菲的高档白酒在销售,这种白酒加入了真金打压而成的金箔,叫做“金箔酒”,一套礼盒3999元。  另据了解,目前国内在推金箔酒的企业共计百家左右,但很少有将其作为重点产品来推广。“都在观望,大多数企业都不太看好,目前也没有成功的先例,属于冷门产品业务。究竟有无前景,还是一个有待观察的问题。”赵义祥称,作为营销人士,他持谨慎态度,不太看好,除非某些企业为了玩概念,关联户接手企业后单方面意志推这款酒,否则原则上不认为这是一个优质项目。  不过,这的确是一个有利可图的产品。据一位大型黄金生产商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按照相应生产工艺,500克装白酒添加金箔量最多0.01克,而目前99.99%黄金原料价格也就每克200多元,也就是说一瓶白酒新增黄金原料成本不过2元多钱。  对此,铁犁分析称,加多少金箔、怎么操作和宣传,这些都有待厘清。而卫计委此次征求意见显得很有意义。“某些人群缺少某些微量元素,补充会很有意义;但对于不缺该微量元素的人群来说,是否还需要饮用?”  他介绍,在白酒行业工作多年,也很难碰到消费金箔酒的人,在生活条件不太富裕的前几年,消费金箔酒显得很奢侈;但如今大多数人都佩戴金银首饰,黄金就显得不足为奇,而且有些人也在意重金属的安全性,对其保持谨慎态度。“但中国之大,总有人对此感兴趣,酒企也在寻求差异化发展。”  (本报记者马晓华对此文亦有贡献)(原标题:

分类:养生

时间:2016-08-25 05:2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