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昨天开始,一则令无数中国人气愤的视频在网上疯狂地传播着。  这段视频展现了印度一处街边一个个手机店铺上残破的广告牌,其中既有中国知名手机品牌VIVO和OPPO,也有三星这个韩国品牌。  而发布视频的则人宣称:这是印度人因为边境的问题在报复中国人,所以砸了中国人的牌子。  但耿直哥通过调查却发现,事情的真相非常荒诞!  上面这个视频,就是从昨天开始在中国的网络上疯狂流传的“印度人砸中国品牌”的视频了。但这段视频的真实来源却一直没人能说清楚。  当然,由于视频题材“劲爆”,不少想制造热点抓眼球的营销号便纷纷开始不分青红皂白地转发起来。其中在微博上,一个自称“新闻调查记者”的自媒体营销号不仅发布了这则视频,还质问说为啥中国媒体不敢关注这件事。  而在这个“记者”的煽动下,一些网民也开始阴阳怪气骂了起来……  不过,昨晚中国的网络上开始出现一些“辟谣”的声音,称这个视频并不是发生在中印边境爆发冲突之后,更与印度人报复中国人无关,而是印度的税收政策迫使包括中国在内的多家手机品牌都不得不自行拆除他们一片片的广告牌。  那么,事情的真相到底是如何呢?  耿直哥首先通过调查发现,网上疯传的这段视频其实并不完整,在境外的视频网站上,耿直哥就发现了这些广告牌其实并不是被印度“暴民”打砸的,而是被挖掘机拆除的。  其次,也是颇为有趣的是,这段视频不仅在中国的网络上被人说成是“印度人在砸中国品牌”,在境外的社交网站推特和视频分享网站Youtube上,也有不少印度人在转发这则视频,并且他们也在宣称这是印度人民对于中国的反抗,是爱国行为。  但这些印度人的说法,也是单纯的从视频中画面臆测而来,并不代表这就是事情的真相。  有印度网友就表示这些中国广告牌被拆并不是因为边境问题而报复中国,而是因为这些广告牌本身违反了当地对于户外广告牌的某些规定。还有印度网友质问说,如果真是报复性的攻击中国品牌,那这种行为是违法的,可为啥没见警察介入呢?  不过,虽然真相至此仍然尚不明朗,但从这些印度网民的互动中,耿直哥倒是确认了这件事发生在印度的大城市浦那(英文名为Pune)。  于是,耿直哥通过同事联系到了视频中被涉及的相关手机品牌,并告诉了他们事发的地点,希望他们协助核查此事。  就在刚才,其中一家企业给出了核查的结果……  原来,这件事确实与报复中国无关,而是因为浦那街头包括中国手机品牌在内的手机店铺的户外广告牌,被当地政府认定不合规,要求拆除。  更重要的是,当地针对户外广告牌的纠纷也是早在中印爆发边境冲突之前就存在的,其根本原因是其他户外广告商觉得他们的利益被这些大型手机店铺的广告牌给损害了。  而耿直哥找到的第三段来自当地的视频,也证实了这并不是印度民间的“爱国行为”,而是有当地政府出面对广告牌进行的系统性拆除,拆除现场有警察在维护秩序。  另外,耿直哥倒是通过调查发现,印度网上有一些民族主义者确实长期对于印度街头现在充满了来自国外的——特别是来自中国的——手机店铺感到不满。  他们还认为中国相关手机厂商在印度的推广方式,比如砸钱打出很多户外广告牌、给手机店的营业员支付更高提成,都对本地企业不公平。  所以,这次境外社交网站上出现的那些用印度语宣称中国产品被在浦那被抵制、被封禁的视频,背后就有他们的影子。  可不管他们是什么目的,他们煽动暴力使用的却是谣言。更何况,中国的手机品牌如今在印度就不仅仅只是卖手机,还已经深入到了当地公众的生活中,不仅提供着就业机会,还支持着当地体育娱乐产业的发展。  因此,不少理性的印度人也在网上表示,如果印度的民族主义者真要把中国企业从印度赶出去,那就请在接下来的5年里自觉抵制印度人最爱看的板球项目吧——因为中国品牌VIVO是接下来5年印度板球比赛的官方合作伙伴呢~  另外一方面,让我们再把关注点转回到中国,耿直哥觉得这起所谓的“印度砸中国品牌”的谣言事件也充分说明了两件事:  1、大家不要看到什么很刺激眼球的东西就偏听偏信,还是应该搞清楚事情的真相,或是让子弹飞一会,等待专业的媒体去调查清楚事实,避免沦为“居心叵测”之徒所利用的工具。  2、对自己的国家多点自信,自己也多一分大国国民应有的淡定。我们应该以印度为镜,逐渐远离和摆脱打着爱国旗号却伤害自己的“猪队友”行为。责任编辑:

来源:潇湘晨报  [长沙东塘牛角塘一门面起火 无人伤亡] 7月22日21时01分,长沙消防支队指挥中心接到报警称:雨花区桂花西路牛角塘社区一门面发生火灾。21时12分许,高桥中队首先到达现场,经现场初步侦查发现,起火的是一栋两层民宅,该门面二楼正在起火燃烧。21时30分,支队全体指挥部到场,下令三个中队合力灭火。21时55分,大火被完全扑灭。此次火灾过火面积约200平方米,无人员伤亡,起火原因和经济损失正在调查中。责任编辑:

原标题:肯尼亚发现郑和下西洋时代中国血缘人骨遗骸  新华社肯尼亚拉穆7月28日电(记者王小鹏 卢朵宝)在肯尼亚拉穆郡曼达岛28日开幕的首届“古今中国与东非联系国际论坛”上,由中国、美国和肯尼亚专家组成的联合考古队宣布在曼达岛发现了具有中国血缘的3具人骨遗骸,其中一人可能生活在郑和下西洋的时代。  美国考古学者查普·库辛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这是考古学者首次在东非地区发现具有中国血缘的古代人骨遗骸。参与发掘的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副教授朱铁权说,在曼达岛发现的这些人骨遗骸,具有东亚人独有的铲形门齿,同时经DNA(脱氧核糖核酸)技术鉴定,均具有中国血缘。  朱铁权说,利用碳14测年技术所得结果显示,在3具人骨遗骸中,其中一人生活的时间与郑和下西洋的时代基本吻合,另外两人生活的时代则相对稍晚。  根据中国史书记载,郑和率船队在15世纪七下“西洋”,先后访问了亚洲和非洲的30多个国家,最远到达非洲东岸的麻林地(今肯尼亚的马林迪)和慢八撒(今肯尼亚的蒙巴萨),成为世界航海史上的伟大壮举。  朱铁权说,这次考古发现为探讨郑和船队是否到过曼达岛以及是否有船员留在该岛提供了新证据。联合考古队于2012年12月在曼达岛工地进行了首次考古挖掘。除了人骨以外,考古队还发现了古代城市遗址,不同时期的中国陶瓷、中国料珠、明永乐通宝等。  出席论坛的中国文物保护基金会秘书长詹长法说,考古学和人类学相互借鉴以及多种自然科学技术的应用在这次考古发掘中发挥了关键作用,这些考古发现为探讨古代中国与东非友好往来等方面的研究提供了宝贵的实物资料。  首届“古今中国与东非联系国际论坛”为期3天,由中山大学社会学与人类学学院、肯尼亚国家博物馆、美利坚大学联合主办,吸引了来自中国、美国、肯尼亚和坦桑尼亚等国的近30名学者参加。责任编辑:

成都商报7月22日消息,断货、加价、限购、搭售、秒杀……价格管制下的茅台,正在上演一出出令人哭笑不得的戏码。  虽然茅台集团再三明确,53度飞天茅台不得逾越1299元这条“红线”,但是成都商报记者近日走访多个销售渠道发现,这条“红线”在供不应求的市场面前形同虚设,已经名存实亡。    7月20日~21日,成都商报记者走访成都王府井、伊势丹、伊藤洋华堂、永辉超市等多个大型商超发现,茅台主力产品53度飞天茅台大都断货,且价格突破茅台规定的1299元指导价“红线”,最高甚至达到1580元。永辉超市虽然仍然标出1299元的指导价,但根本就没有货源。  在某知名连锁酒类直供平台,53度飞天茅台虽然也按照1299元市场价销售,但是每买一瓶茅台必须搭售300多元的红酒一瓶。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公司进货价早已超过1299元,再按茅台规定的价格“红线”销售只能亏损,由于公司出于多方考虑必须按限价销售茅台,因此搭售也是无奈之举。  一些不受管控的烟酒店零售渠道则更加混乱,飞天茅台零售标价从1380元至1580元不等,有的要求另行搭售的酒类已经超过500元。春熙路附近某名酒行老板称,他拿货的价格就是1300多元,而且“一天一个价”,20日拿货已经超过1400元。  茅台集团宣称限价1299元的飞天茅台,到底能不能够买到?一向被视为茅台终端销售典范的茅台专卖店情况又如何?记者以顾客身份实地探访某专卖店后留下这样一段对话——记者:“有53度飞天茅台吗?”老板:“没有,断货了。”记者追问:“真没有?”老板:“好吧,还有。”记者:“那我买一瓶。”老板:“1500元,我也不多加钱,到春节前肯定要卖2000元。”记者:“不是限价1299元吗?”老板生气了:“你有1299元的茅台吗?我全要了!”    “不只是成都,现在飞天茅台是全国性缺货,我们要拿到货也很困难。”成都老牌茅台经销商薛先生告诉成都商报记者,目前渠道方面,飞天茅台在四川、北京、上海、广东等多个地方的价格已在1400元以上,所谓“红线管控”名存实亡。他的专卖店最近好不容易到了100箱茅台,结果两三个朋友就直接分光了,根本等不及对外销售。  几个人需要消费100箱、市值70多万元的茅台酒吗?答案是否定的。“就是囤货,买涨不买跌。茅台卖800多块时无人问津,现在卖1000多块了想囤货的人却越来越多。”薛先生表示。  除了经销商囤积居奇,民间囤货也极为可观,业内共识茅台民间囤酒大约有2万吨。成都商报记者从部分囤酒者手中获得的照片显示,民间囤积茅台者少则三五瓶、多则几十箱的大有人在。  薛先生认为,茅台如果放开红线管控,重新挑战2000元问题不大。2006~2011年,茅台持续涨价使囤积的经销商、投资客赚得盆满钵满。到2012年茅台甚至飙升至2000多元,直至后来价格崩塌。薛表示,现在也不敢像2011年、2012年那么疯狂了,当年大户动辄囤货几百箱甚至上千箱,结果崩盘后损失惨重。  采访中还有经销商告诉记者,由于线下缺货严重,包括部分经销商现在也跑到线上去“秒杀”茅台。原来,在天猫、京东等网购平台,53度飞天茅台官方旗舰店仍然严格限价1299元,这个价格与真实零售价相比无异于“送钱”。  网购火爆也让茅台使出各种限购大招:每个ID仅限购一瓶。记者发现,天猫、京东均显示“此商品已下架”,平台上总是在提示下次补库存时间。但据了解,抢购时间极为短暂,往往在1分钟内即告结束。    受飞天茅台“兴奋剂”的助推,今年的白酒市场掀起涨价潮:五粮液、泸州老窖、洋河股份、水井坊等名优白酒均有不同程度的价格上调。不过,尤其值得一提的是郎酒。作为中国两大酱香型白酒巨头之一,郎酒与茅台在产地、原料、工艺、历史渊源等诸多方面都联系紧密。当飞天茅台1299元价格红线已告失效,价格飙升之后,留下的市场空间会被奋起升追的青花郎补位吗?  目前,郎酒集团已将红花郎事业部变更为青花郎事业部,并将青花郎全国统一零售价上调至1098元,此举被业内视为欲抢占茅台价格“飞天”后留下的市场空间。  “酱香型白酒已经进入行业爆发期,考虑到酱酒需要年份储存,我个人预计5年内能在现有基础上再翻一番。”白酒营销专家肖竹青表示,茅台是能代表面子的高端酒,产量小、涨价也容易,两年内涨到2000元是有可能的。但这也给了其他优质酱酒很好的补位机会,郎酒青花郎就是其中的代表。  种种迹象表明,郎酒或迎来最好的爆发时机。目前郎酒拥有12万吨优质基酒,且年份储存足够,这既是厚积薄发的根基,也是青花郎的核心竞争力。中国食品工业协会白酒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马勇表示,在中国白酒市场上,酱香白酒的销量仅占1.5%,但利润却占到20%,未来酱香型白酒还有很大空间。从发酵、储酒、产能、品质等角度来讲,青花郎已经具备和茅台对标的实力。  来源:成都商报责任编辑:

原标题:渭南蒲城一电厂隐瞒安全事故 两人不幸身亡  前几天,在陕西蒲城一家西北地区最大的电厂里发生了一起事故,而事故发生后厂内从上到下悄无声息,随后调查小组赶赴蒲城记者目前掌握的数据是有人员伤亡,然而比事故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人试图瞒报这起事故。  前几天,在陕西蒲城一家西北地区最大的电厂里发生了一起事故,而事故发生后厂内从上到下悄无声息,随后《都市热线》栏目“亢凯情报站”调查小组赶赴蒲城。  爆料人告诉记者,事发地点是距离西安有两个小时车程的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这里在五天前发生了一起安全责任事故。《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目前掌握的数据是有人员伤亡,然而比事故更令人痛心的是,有人试图瞒报这起事故。  在调查小组展开工作后发现,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是一座百万千瓦的大型火力发电企业。从当年资料显示,这家企业1997年9月17日注册成功,注册资金超过了11亿。当调查组到达蒲城当天,蒲城这家发电厂依旧在工作状态,没有任何发生过事故的迹象。《都市热线》全媒体记者也都有些迟疑,这里真的出过事了吗?经过走访,记者联系到一位厂里员工冯女士,她自称目击到了整个救援过程。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七月的十二号下午四点。”  记者:“怎么记地这么清楚呢?”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因为这个厂里救护车走的时候,我看见的。  记者:“当时里面出的是什么事故?”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听现场的人说是高压气爆了,检修的时候炸了。”  这位员工的说法,我们在另外一位员工那里也得到了证实。  记者:“现在厂里是什么情况?对这个事知道的人多吗?”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厂里是一般情况下不允许谈论这件事,领导意思是传出去影响大家工资。”  因为此次事故消息在场内被严格封锁,所以调查当中记者先后找到10多位厂内员工,虽说大家对此事都是有所耳闻,但也都只是道听途说。  不过没有不透风的墙,记者通过多方调查,拿到了两张当天下午的事故图片。从照片来看,两个人均躺在地上,一人浑身血迹斑斑,下半身被白色单布遮盖。另一人身着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的蓝色制服,右耳部有明显血迹。那么这些照片真的是从现场拍摄的吗?为了进一步核实,随后调查组经过化装进入到了厂区核心区域。  记者来到了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里面的五号机组,就是五天之前发生事故的那个区房。现在这里面明显比正常生产的时候要戒备森严,在这里记者看到,虽然五天过去了,这里的生产依旧就像事故从来都没有发生一样。  随后,记者上到了五层,在这里记者看到了当时发生爆炸的罐子。记者在罐子附近可以感觉到温度非常高,再往前走,记者来到了五号机组。据爆料人员告诉我们,当时事故就是在这发生,从这到上面大概有十几米。在这里,记者看到了一个绿颜色的采光板,而这就是当时抬受伤工人和死亡工人的。在这个上面,记者依然可以看到有些采钢板已经凹裂,当时就是拿这些把人抬出来的。  现场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就是当时发生事故的地点。地点已经确定,那事发之后两个图片中的工人在哪儿呢?到底是谁,伤情如何呢?记者试着致电了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王俊峰。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喂,你好,是我。”  记者:“我们是记者。”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嗯。。”  记者:“我们听说你们厂里有一个人安全事故,有人摔了?死人了是不?”  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办公室主任 王主任:“……我这不管这些事,因为我又不是管政工的,这些事情我不清楚,联系政工部门,你问下他好吧。”  记者:“有没有这个事?”  随后,王主任挂断了记者的电话。记者继续致电蒲城发电股份有限公司主管此事的副总工程师——雷林平。  副总工程师兼维护部主任:“这个我们不好回答,这个你要问政府了。”  记者:“我问的是在你们厂里有没有发生?”  随后,这位主任也将记者的电话挂断。令人觉得奇怪的是主管领导不知道的事,下面员工们却都心知肚明。  记者:“当时几个人在现场?”  陕西华电蒲城发电有限责任公司员工:“这个管子上是站了三个人,两个是电厂员工,一个是堵漏公司的,活的叫于军,死的叫李旭航,22岁实习期还没转正,按规定娃没有转正前不能进入现场。”  根据知情人透露,当天现场一共三名工作人员,除过一人当场死亡以外,两人均重伤。为了进一步了解这起事故的原委,记者来到了蒲城县安监局。  安监局办公室工作人员:“我们领导都不在,都下乡去了扶贫去了,这个事我还不知道,按道理要第一时间上报。”  随后,记者电话致电了蒲城县安监局一位苏姓局长,但是却一直没能联系上这位局长。随后调查组赶往县城唯一的医院——蒲城县医院,以死者家属的身份和医院正面接触。  蒲城县医院护士:“我说的就是旭航,旭航就是21岁那小伙,就是那个事情。另外还有两个,有一个40多岁转西安,还有一个直接死亡,旭航也是送来之前就是休克血压,然后就赶紧让他给检查。”  记者:“人当时是不是已经回去了?”  蒲城县医院 护士:“人当时最后是送太平间去了。”  此时护士手中拿的医院记录上写的两位人名字分别为李旭航和杨军利,备注一栏均写着“死亡”。  至此,记者调查已经超过了二十四个小时。  记者分别到浦城县的安全局,浦城县的医院以及蒲城电厂,这几个单位分别来进行采访,去了很多地方,但是记者能明显感觉到一股强大的阻力,最终记者还是了解到了情况。记者在蒲城县的医院急诊科了解到,十二号下午的六点钟,有两名伤者被送过来,其中一名叫杨军利,三十二岁,送来的时候已经是呼吸骤停。另一名叫李旭航,二十三岁,这个更加年轻,送来的时候是外伤,意识不清,最终抢救无效死亡,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在这起事故当中两人死亡。  除此之外,还有一名重伤者被送到了唐都医院。这起事故,目前了解到的数据是,两死一重伤。  记者:“现在厂里出了这么大的事,厂里会有什么变化吗,比如安全系数会提高一些?”  员工:“单位对这个事情还处于保密状态,还没有提到这个事,没有提到安全学习啥的。”  记者:“所以在厂里内部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员工:“对。上个礼拜出事的时候,厂里搞职工趣味活动还在继续,我就觉得单位对于职工的生命不够重视。”  记者在整理资料时,看到一篇关于陕西华电蒲城发电股份有限公司的领导讲话稿。上面这样写到:安全是天大的事,安全生产管理必须抓实、抓细、抓紧、抓稳。现在看来,这段话似乎只是一段口号。责任编辑:

分类:钱柜娱乐

时间:2016-10-15 01:14:20